您好!欢迎来到湖北茶叶网,陆羽故里茶行业门户!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湖北茶叶网,陆羽故里茶行业门户!

林子成鹤峰州铜矿官司 田野调查纪实

2021-03-07 09:26:03| 发布者:hbtea| 查看:2379| 评论:0| 收藏

裕禄和奎斌的奏折

裕禄和奎斌的奏折

2020年末,湖北五峰政协的叶厚全分享了他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得到的,有光绪皇帝御批的湖北鹤峰州矿局官司的奏折,奏折显示:这场官司始于1886年11月,持续时间一年有余,牵涉人员众多。因原告广东商董林朝登即林子成(也称林紫宸、志成、子臣),是鄂西湘北武陵山区传授红茶生产技术并设庄收购红茶的第一人,因此这份奏折就成了宜红茶起源的一个重要旁证材料,弄清楚奏折中的事件和相关人物,也成了研究宜红茶史的重要内容。

光绪皇帝御批
光绪皇帝御批


为讲好宜红故事,繁荣宜红文化,助推万里茶道申遗,宜都市宜红文化保护传承和申遗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相约鹤峰县文化遗产局,对奏折所涉及的事项,在鹤峰县境内的走马镇花桥、刘家垭、白果、升子、北镇和铁炉乡细沙等村进行了一次深入田野调查,现将详细情况纪录如下。

一、集合准备。

2021年2月21日,中午12时,宜都市申遗办的赵平(市博物馆馆长)、曹绪勇(茶叶高级农艺师)、汪方超(申遗办工作牵头人)三人开车动身,下午4时40分到达鹤峰县文化遗产局事先预定好的容美镇华荣商务酒店,登记入住,稍事休息后,我们三人便到街上一家便利小馆吃晚饭,后又到连升桥转了一圈才回到酒店。鹤峰县城街道窄,路口少见红绿灯,但行人车辆通行有序,未见拥挤堵塞;溇水清澈见底,河道干净;连升桥的景观灯金色明亮,富丽堂皇。

陈连升(1775~1841),湖北鹤峰邬阳关人。幼时习武,青年从军,历任鹤峰州千总、广西左江镇都司、广东连阳营游击、增城营参将、广东省三江口副将。于1841年1月鸦片战争中调守沙角炮台,率守军600多人浴血奋战,激战竟日,父子三人同日壮烈殉国。2013年元旦,鹤峰县将在溇水上建成的长120米、宽17.8米的现代风雨廊桥,命名为连升桥,以示对民族英雄的怀念,如今已成鹤峰一景。

22日上午8点30分,我们一行来到满山红烈士陵园下鹤峰县文化遗产局,王斌副局长、罗建峰文博股长、陈拥军遗址股长、喻欣申遗办公室主任和县党史办原主任、史志专家龚光美以及县申遗办聘请的文史专家向宏理两位老先生共同接待了我们。在会议室落座后,我介绍了五峰分享的光绪御批奏折的基本情况,龚光美是奏折中记载的清末山羊司巡检刘礼仁孙女的孙子,他向我们介绍了刘礼仁的墓、碑以及刘氏族人的相关情况,大家共同商定了此次野调的内容、行程安排等事项,还交流了宜都、五峰、鹤峰、石门四县联合参与万里茶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相关情况,参观了博物馆院内的相关碑刻,提前到街上饭店吃了早中饭。

中午12时半,我们三人一车,鹤峰的向宏理、陈拥军及司机一车,往走马镇境内的野调点出发了。

鹤峰博物馆提供的刘厚庵碑拓片
鹤峰博物馆提供的刘厚庵碑拓片

二、寻访刘礼仁的墓、碑及老宅。

奏折载:“先经该州访闻,札饬山羊隘巡检刘礼仁,会同卫昌营白果坪外委陈先明,驰至弹压解散。”我们第一站寻访刘礼仁的遗迹,一行人来到走马镇花桥村二组林家院子的戴发政家,戴发政,1946年生人,县博物馆退休在老家饴养天年。

戴发政介绍:刘礼仁的墓,原在他家屋后旁边300米处。听老人讲,墓地原属林家,占地不过100平方米,是刘家出了80块光洋买下的。这棺地“左青龙,右白虎……前有类似护城河的两条小溪相汇,后有云阳古寨龙脉,稍微隆起的台地青龙嘴确实是有天子之地的阴宅宝地。”

坟墓是1966年秋冬季被红卫兵挖毁的。挖坟的这一天,当地男女老少,把平时称为“刘老爷”的阴宅围得水泄不通,封土堆刨开露出棺木,他们用各类工具砸、砍、撬,总是无法打开,后来,大队民兵连长派人取来钢钎,钉破一小条棺板口,然后几个人用杠子才撬开棺盖。棺木中,“刘老爷”面部安祥,身穿官服,头戴官帽,衣着整齐的熟睡在此,帽顶上有一颗小黑桃大小的铜珠。不一会,“刘老爷”面部变黑溶化,各类鲜艳的绸缎服饰也变成灰烬,挖掘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随葬品。

掘坟所获:一是柏树木的棺材没有丝毫朽腐,大队派人将此锯为能扛得动的薄板,运往南北镇收购部卖了,当时每斤还卖到一角多钱的好价格;二是墓碑移到离坟30米左右的小水沟上做了过桥。

我们一行由远及近到墓地,品读了“刘老爷”墓的风水文化,真不明白,如此好的墓地,为什么“刘老爷”居然躺过一个甲子多的岁月后,还要被暴尸野外,不能入土永安?真是造化弄人啊!

在戴发政老先生的引导下,我们来到刘礼仁孙子的孙子刘贤余(1951年生人)在刘家垭村二组的穿架木质小瓦老屋旁,刘礼仁的碑1994年由刘氏后人刘多弟和刘贤余两叔侄迁移到“刘老爷”孙子刘治隆的墓碑旁并立着。“特授鹤峰州山羊司巡检刘公厚庵之墓”碑文显示:刘现典,号厚庵,字礼仁,四川蓬溪县(现属四川省遂宁市管辖)人,生于道光甲午年(1834)冬月廿三日,光绪辛己年(1881)部选山羊司巡检,至壬寅(1902)九月十六日没于任所,享年68岁。刘氏脉派为:“文章天星现,国治多贤俊,家和福必增,臣显功德茂,永远定昌荣。”

在刘氏族人刘(贤)莹(1962年生人)的引导下,我们来到白果村三组刘贤明、贤忠、贤丰的家,这里原是刘礼仁的老宅,占地有400多平方米,前街(座北朝南)是刘贤明、贤忠的家,后街(座南朝北)是刘贤丰的家,中间原有个大天井,可供100多人看戏,现天井略有缩小。他们三户都已拆木架旧屋建成砖混结构的新楼房,只有中间西侧一间小屋还保留有老宅的痕迹,一个木窗,上盖千字瓦的架屋。

作者与戴发政在戴氏先人墓旁合影

作者与戴发政在戴氏先人墓旁

三、查找奏折上的证人。

奏折载:“屡提案内被证监生戴文卫,民人谢加贵、王振友、殷恒文、黎占元、严其昌、林长宽。”戴发政老人介绍说,我们戴氏在走马一带没有乱派,戴文卫应该是我们戴氏的先人。他带领我们来到位于升子村二组,在一块茶园中有他先祖的坟墓,其墓碑上果然有“胞侄戴文蔚”的记载,是戴老先生的曾祖父辈,推算与刘礼仁应是同一时代的人。虽然其他各姓证人我们没有一一详查,但戴老先生肯定的说,这些证人应该都是原白果坪一带的人。

四、夜宿鑫农宛。

22日下午5点多,我们来到位于走马镇阳河村六组的鑫农宛宾馆,登记入住,鑫农公司已经安排了丰盛的晚宴。在这里,我第一次品尝了“葛仙米”,光绪十一年(1885)《鹤峰州志》上就记有此种美味,我原以为是一种大米,没想到它原来是蓝藻纲念珠藻科的拟球状念珠藻类的一种美食,服务员介绍说葛仙米全球少有,价格昂贵,是罕见的清热明目的保健食品。

晚餐后,向宏理老先生引导我们参观了鑫农茶业公司的“宜红源展览馆”,作为一个农业企业,能投巨资兴办展览馆,并长期展出开放,公司老总这种重视企业文化的行为使我十分钦佩,出发前,我就将近年编纂的《宜都红茶厂史料选》和主编的《宜都宜红茶》《宜红茶史料选辑》各准备了一套,计划赠送给该馆展存。公司老总周吉然接受了捐赠,并现场联系安排好我们下一行程的向导。后来听公司符家胜书记介绍,周总这几天特别忙,当天在县城参加书记召集的座谈会,吃了晚饭后赶回和我这个“宜红专家”见面,第二天早上6点又要出发赶到县里开会。听完书记的解释,一种油然而生的敬佩之情涌上心头,茶叶企业是多么需要文化的内涵,办好一个企业是多么的不易啊。

五、参观木耳山。

木耳山位于走马集镇东部8公里处,属升子村,原以盛产木耳而得名。1992年鑫农茶业公司周吉然带领符家琪等300多名职工战天斗地,开荒种茶,建成10700亩茶园基地,成为全省易地移民扶贫搬迁示范样板,也被评为中国最美茶园。在茶园中心区,有当时(2018)中国茶叶界唯一的院士陈宗懋题写的“万里茶道茶源地”石碑,这里既是万里茶道的起点之一,更是宜红茶的原产地。23日上午9时许,我们顺道来这里打卡拍照后就赶往下一站了。

作者曹绪勇在铜矿口
作者曹绪勇在铜矿口

六、寻找铜矿遗址。

奏折载:“光绪十二年(1886)十月,闻江苏试用同知李朝觐复在州境九台香地方设局开矿,林朝登充当董事,坐局督办。”九台香在何处?学界一直没有准确定位,今天(23日),我们在鑫农茶业公司党支部书记符家胜等的陪同下寻找九台香铜矿遗址。

9时30分,我们来到走马镇北镇村,周吉然老总安排的向导——茶叶合作社的老板王祥云(1967年生人)已经等候多时,北镇村党支部书记向云德(1970年生人)也非常热情的参与到我们考察队伍中,直赴万寺坪铜矿遗址。车行不远,前面老总停车了,王老板把我们请上他们的车,我们小排量的车就放在了路边。

行驶在鹤峰风力发电公司新修的云遮雾罩的挂壁公路上,车绕来绕去,更让人扑朔迷离:史料上有说九台山在临近湖南一侧,历史上更有湘鄂两省对铜矿的纠葛。

老总们大排量越野车扬起一路的尘埃,我们却在巅簸摇曳中获得了异样的快感。

峰回路转,又一座山峰下行一半,三辆车依次停了下来,向书记下车招呼:“这里就是铜矿遗址”。远远看见了矿区洞穴与矿井,大家异常兴奋,尤其是汪方超主任,纵身潜入矿井左拐右转,把大家为安全的担心度提到极点,赵平先生查看了矿区散落的矿石说:这种石头比一般石头重很多,颜色也深,是铜矿。向书记介绍:这里就是传说的林子成开铜矿的地方,附近大小坑口有五六个。上世纪80年代大办乡镇企业时也开采过,效益不好;后来国家地质队来勘探,说矿石含铜量高,质量也好,就是矿藏太小,不宜大规模开采。

我们最关心的,这里是否就是历史上的九台香?向书记分别给原万寺坪小村主任许振初和现铁炉白族乡细杉村书记侯著怀打电话,他们都说铜矿坑口区就叫九台山。我对向书记说:“事不过三,还找个年纪大的人问哈看。”向书记对大家说:“我来打电话问一下远在海南省海囗市过春节的朱伯”。朱伯者,名朱传校,1930年生人,是当地的老寿星,传说其儿子曾供职于国家财政部,后下海自我发展,成为某国际金融部门高管。朱伯鹤发童颜,记忆力惊人,电话传来老人家清晰的声音:“你们说的铜矿这里,老辈子称九台香,后来人们喊成九台山了!”没等老爷子讲完,大家已经被高兴的笑声与歌声完全淹没了。

刚回到南北镇街上,朱伯的电话又来了,大意是说:据说林子成开铜矿,在九台山炼出的铜有两条运出的路线:一条是经清官渡到宜市(现壶瓶山镇)上船,另一条是经莲花朵(阴坡)下大典河后,或南到溇水江口码头上船运往湖南;或从大典河运至所坪、鹤峰关内方向。

经北镇村书记向云德当面讲解和细杉村书记侯著怀电话介绍得知:九台山(香)原属铁炉乡万寺坪村三组,东与湖南省石门县南镇镇薛家村(原安家小村)交界,南与铁炉乡细杉村接界,西与走马镇大典村相邻,北与走马镇北镇村接壤。由于万寺坪交通落后,地处偏避,生存条件恶劣,村民多数搬迁至外乡,2002年整村合并到铁炉乡细杉村,现为铁炉白族乡细杉村十三组,也称万寺组,常住人口不足20人。我们踏勘的九台山铜矿矿井遗址,用手机测得地理位置参考数据:北纬29度48分57秒,东经110度33分,海拔1400米左右。

为对鹤峰同行及朋友们表示感谢,我们宜都申遗办说请参加考察的同志吃个便饭,但茶叶老板王祥云硬是要尽地主之谊,早已在南镇街上安排了丰盛的中餐,我们只好客随主便。席间,大家交谈甚欢,互留联系方式,充分认可考察成果对宜红茶起源的佐证作用,共祝宜红品牌做大做强,万里茶道申遗成功。23日下午3时,我们与鹤峰的朋友道别,踏上了从石门县宜市、松滋市刘家场的归途。

七、结束语。

功夫不负有心人,湖广提督裕禄和湖北巡府奎斌联合上光绪皇帝奏折中的九台香铜矿官司涉及到的时间、地点、人物等,在沉寂135年后,经过我们两天的野外调查,又都还原在人们面前。至此,鄂西湘北武陵山茶区第一个传授红茶生产技术并设庄收购红茶的广东商人林子成,在九台山开铜矿一事的神秘面纱就完全被我们揭开了。

 

 作者:宜都市申遗办曹绪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